一个反毛女教师,今天要对毛泽东说的话……

印广门清按语

此女教师,肺腑之言,足以醒人警世!
爱国爱民,尊重领袖,实乃做人底线!
叙利亚国,本为太平盛世,堪称小康社会。国民不知惜福,内附奸小叛乱,外依他国算计,反叛国主,杀害国主……如今到处,血流成河,生民涂碳……
百年中国,内乱外患,其中原因,内腐内奸内愚内讧,实为其本啊!
国主亦是人,国家亦是家。
若大个国土,云云之生民,强虏虎视于外,人渣奸诈于内,加之天灾人祸,谁能有万全之策保证事事万无一失?谁能有无漏之计,保佑人人称心如意?
莫以私仇辜国恩!不让小小负大局!我们要体谅国家!热爱领袖啊!团结人民大众!这是惜福啊!
前车之辙,后车之鉴,居安思危,国人当醒!!!

印广门清
2018.2.20

主席:你一定知道少不更事时我恨你,甚至因为恨你而恨一切姓毛的人。因为在我的头脑中常常有一个凄惨的声音在对我诉说,我的外公在你的时代受到的种种不公正,诉说着我们一家人因为外公而不得不逃离美丽的春城而躲在一个极其荒凉的小山村避难的痛苦……所以,在我的心里完全接受并赞成着一切咒骂你的言论,庆幸自己没有出身在你那个悲惨的时代。

在网上我肆意发泄着对你的仇恨,读大学时因为恨你,把别人替我写好的入党申请书撕得粉碎。 有一天,父亲与我谈起过去,我狠狠地咒骂着您,父亲深邃的眼光紧紧地盯着我说:没想到我女儿这样痛恨毛主席,没想到我女儿也一样善恶不分,你的老师是怎么教育你的?你的书读到哪里去了?? 我惊异的看着父亲,我愤怒我的父亲竟然替你说话。可父亲又叹息着说了几句:等你长大了,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还知道穷人的艰辛,还知道“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还知道多读点中国的近代史,你就不会这样了。娃娃你还小啊!

后来,我做了中学老师,曾经自愿到边远山区支教两年,我深爱着那些贫困而又善良单纯的学生,我竭尽全力拼命教书,想在给他们知识的同时给他们一种理念走出贫困,可是,在苍茫的大山深处,我就如一片红叶般渺小,我深感自己的无能为力和无可奈何——当我用自己微薄的工资来资助读不起书的孩子时,杯水车薪的无奈深深刺痛着我,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会活生生的呈现在我的眼前?当我们为了劝说辍学的孩子奔走在山涧,奔走在那一间间破屋烂瓦中的时候,当我的学生刘顺松的父亲(乡邮员)累死在送信的山里,他的母亲却被人拐卖到江苏的时候,泪眼中,我竟然看到了城市的霓虹灯、有钱人的大奔…… 两年后,我回到了城市回到了我美丽的学校。

记得是2004年的时候,我在批改学生日记时,一个触目惊心的日记让我心惊肉跳,这篇日记记载着一个15岁少年的表哥在14岁时被拐骗到砖窑的几个片断“刚出窑的砖还很烫,我的表哥他们就必须去背,我表哥的背上有很多烫伤的痕迹”“他们不让我表哥他们吃饱饭,一个星期很难闻到油腥味”“天不亮就干活,一直要到晚上11点左右”“我的表哥身上有很多被打的痕迹”“我的表哥是躲在菜筐里逃出来的,整个人都变了,不敢出门有些痴呆了”。我以为这个学生是受了《包身工》的影响瞎编的,又好气又好笑。第二天面批作文时我笑着对这个学生说:告诉老师你是不是做了个噩梦,梦到雾都孤儿了?学生却极其肯定的说:老师!是真的,不信你到我姨妈家看我表哥。看着学生那双愤怒的眼睛,我心里颤抖了起来。于是,放学后我真的跟着我的学生去他姨妈家了。 走进这个温馨的家,一个手上有几个明显疤痕的男孩正在打游戏,这就是那个受尽屈辱的“包身工”了,祥和的老人知道我的来意后,叮嘱我千万不要在孩子面前提砖窑的事。

我发现他家的电视柜上有一尊毛泽东的塑像,墙上的挂历也是毛泽东的画像,老人就跟我说起了毛泽东怎样为穷人打天下怎样让他们那一代人心甘情愿的修水库建工厂架桥梁,毛泽东的时代绝对不可能出现他孙子这样悲惨的事,毛泽东时代虽然穷,但心里踏实觉得有奔头;毛泽东时代的肉虽然少但绝对是真的那个香啊,毛泽东时代的官大多清廉为民,毛泽东时代那里会有旧社会的黄毒赌……老人叹息着说:唉!!毛主席死了,江山也白打了。我喃喃的说:毛泽东时代好穷啊。老人默默的看我一眼说:“小老师啊,1949年的时候中国有什么?毛主席这样一个伟大仁义的人,会带着中国人去偷去抢吗?还不是只有拼命干?毛主席带领中国人民对共和国作出的实实在在的贡献不是有目共睹吗?”我无语的看着老人眼中深深的失落,第一次如此倾听一个老人絮絮的诉说着毛泽东的伟大,第一次无法反驳一个老人用他的沧桑告诉我毛泽东是一个怎样的人民领袖。我对老人说:老人家,我的父亲也是这样对我说的。老人说:小老师啊,恨毛主席的都是坏人!!我突然感到无地自容,好像被老人抽了一个耳光,我在问自己:“我也是坏人吗?”“我是罪恶的帮凶吗”? 走出这个家门我突然泪流满面……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我去家访的时候。去年元月,我去做家访,学生的外婆突然笑着对我说:老师请帮我一个忙,可以吗?看着这个退休教师——我的前辈,我欣然说:好啊!只要力所能及的,我一定帮。老教师认真的说:你的办公室有一张关于毛主席的文章,能不能让我复印一份?我愕然了,我怎么不知道呢?看我的窘态老人忙说:是压在一张玻璃板下的,好像是×老师的办公桌上。我惴惴的说:好的,只要还在我一定帮您复印。您要了做什么呢?老人叹了一口气说:这么多年了他们都不提毛主席了,他们这些败家子真是“崽买爷田不心疼”啊!他们只会忙着把毛主席创下的家业分光卖光拿光,只可怜了工人了。你看彤彤的妈妈所在的单位那么大的一个企业竟然贱卖给私人了,发给彤彤妈妈7千元的遣散费就把人打发了。以后怎么办啊?虽然儿媳坚强的说:饿不死人!但是,下岗的太多了,就是做生意你卖给谁去?这些年都看透了,只有毛主席真心为人民,其他的都只会为自己为有钱人。如果人们能记得毛主席,彤彤他们长大了就有点盼头了,我倒是老了,可是儿孙们将来怎么办?要不就是吃人,要不就是被人吃,这个国家经不起这样“折腾”了! 我无言,一向能言善辩的我竟然无言以对…… 第二次我如此倾听一个老人絮絮的诉说着毛泽东的伟大,第二次我无法反驳一个老人用她的沧桑告诉我毛泽东是一个怎样的人民领袖。

第一次,我在考问我自己的良知:我恨毛泽东,不就是站在一家一户狭隘的自私的立场上吗?我恨毛泽东,不就是他让我那个资本家的外公受了罪吗?我恨毛泽东,不就是因为我希望我一生下来就是家财万贯的千金小姐吗?我恨毛泽东,不就是因为主流们的伤痕文学以及多年的非毛化激起的共鸣吗?我恨毛泽东,不就是一种无知吗?第一次我理解了我的父亲为什么至死不说毛泽东一个“不”字,更理解了父亲那番语重心长的话,理解了什么叫做千万不能得罪文人这个真理。 我开始小心的走进毛泽东了,我开始在网上查阅以往我不屑一顾的“歌功颂德”的文章了,我开始看《为毛泽东辩护》了,我开始在网上读愚蠢小猪的《刷盘子,还是读书》了,我开始如饥似渴的恶补中国近代史,以及共军的抗战史了(过去我只关心国军的,国军抗战英雄我知道很多),我开始去新华书店购买《毛泽东》了,我甚至去新知图书城买了《毛泽东选集》四卷开始读毛泽东的书了……

一走近毛泽东,我就被他伟大的人格魅力所震撼,我知道了父亲常挂在嘴上的那一句“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是毛泽东的话,我知道了父亲这个国民党的后代为什么对毛泽东怀着深深的敬意,我知道了在毛泽东去世后30多年的今天,为什么还有如此之多顽固不化的人在爱着他怀念着他。于是,今年暑假,我奔赴韶山。在38度的酷热中我手捧鲜花伫立在韶山的铜像广场,听着广场上此起彼伏的“毛主席万岁”的呐喊,看着如潮的人群和我一样伫立广场恭恭敬敬的向主席三鞠躬,泪水弥漫了我的眼睛,主席,在您慈爱的目光下,我泣不成声的请求您的原谅……我站在橘子洲头默默吟诵着“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我坐在长沙第一师范“要做人民的先生,先做人民的学生”的教学楼下怀想那个“欲栽大木柱长天”的杨昌济,我抚摸着你用过的桌椅,凝视着您每天坚持以清水涤身的水井,感悟着您“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的阳刚以及“春来我不先开口,那个虫儿敢作声”的王者风范……

主席,看看穷的更穷富的更富还在一厢情愿的谈发展的今天,我明白了为什么有人那么恨您,(特别是那些肮脏堕落到极点的精英们对你更是恨之入骨)我耻于曾经与那些人渣为伍,因为我至少明白:在贫富极度不均的情况下说发展,不过是可耻的欺骗! 主席,看到真善美受到如此嘲弄假丑恶如此张扬的今天,看到汉奸文化可以大张旗鼓爱国为民还要羞答答的今天,看到贪官们的傲慢无耻买办们的飞扬跋扈草根们受尽欺凌国家民族面临危难的今天,看到一切向钱看全民向钱看正义公平公正被羞辱的今天,看到环境被严重污染能源消耗殆尽的今天……我轻轻而坚定的对您说: 主席,今生我将倾毕生之力宣扬您和您的思想,因为我懂得,宣扬您就是捍卫我们自己做人的尊严与生活的质量——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宣扬您就是捍卫我们民族的未来。 主席,让我轻轻对您说:如果有来生,虽一介女流,也愿跟您横刀跃马!(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