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两袖清风大公无私的共产党员致敬

1985年7月,中共中央胡耀邦总书记生病的消息传到家乡,其哥哥胡耀福老人再也沉不住气了,决定赴京探望。行前,他用一个小铁桶装了10斤自己家里榨的茶油,还有5斤红豆,这是弟弟爱吃的家乡土特产。那时候,办身份证还没普及,为了减少旅途麻烦,他临出发前在村委会开了一张介绍信,装进口袋。

在长沙火车站,排了很长时间的队,才购得一张长沙开往北京的火车站票。进入拥挤的过道。由于天气炎热,他将油桶塞在别人的座位下面,将装红豆的布袋放下作櫈,坐在过道里。由于妨碍别人过往,人家的脚印在他身上印了一道道痕迹。没过多久,一身就脏兮兮的了。无奈,他站起往前来到厕所门口,倚门而坐,背靠着厕所门,舒坦多了。可没舒坦多久,又被上厕所的旅客叫开,如是几次他只能委屈地候着。

不久,一位女乘务员见他一副乞丐盲流模样坐在厕所门前,便上前冷冷地问道:“你是哪里人,去哪儿?有证明么?”耀福立刻说:“有,有。”便从衣袋里掏出一张揉得皱巴巴的材料纸。女乘务员接过去,只见那纸上这么写道:“兹有我大队社员胡耀福同志前往北京探望生病的弟弟胡耀邦总书记,因其年大体弱,请沿途车站旅社提供方便为盼。特此证明,湖南省浏阳县中和人民公社苍坊大队委员会。”

女乘务员看毕,大吃一惊:“什么,你是胡总书记的哥哥?!” 女乘务员的叫喊吸引了周围的旅客,众人的目光一齐投向这位一身脏兮兮的老人。这还用证明吗?因为兄弟俩的相貌一模一样!顿时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旅客们纷纷起身让座,女乘务员一把牵着老人的手,甜甜地笑了:“胡大爷,您跟我来,先洗一洗,然后到卧铺上睡一觉。”

胡耀福摇了摇头,说:“洗一洗可以,这卧铺就不要了,我没有那么多钱。”旅客纷纷掏钱,女乘务员说:“大爷,您只管放心,不用您掏钱!” 老人闻言,颇有几分惊恐地挣脱女乘务员的手,说道:“啊,那不行不行,如果——” ,他立刻打住,没有说出“如果”的下文。那“下文”是——如果弟弟知道了,又会生气了。

1992年9月,胡耀福因病辞世,享年81岁。乡间农民送上一幅带着泥土气息的挽联倾吐心中感慨:

国中有典型,两袖清风作赤子;

天下无先例,一代皇兄是农人。

我已经看过几次了,还是忍耐不住转了,这才是共产党,真正的共产党,向标准的共产党员胡耀邦致敬!

同泪,再转!